济南遭差评后砍人逃逸外卖送餐小哥被抓获

2017-11-21 10:42:44|来源:大众网|编辑:阚金剑 |责编:赵滢溪

  原标题:济南砍人外卖骑手抓住了!他为何因为时间抓狂?

  疑嫌商家出餐慢,济南一外卖小哥砍伤三人后逃逸

【平安山东(图片+摘要)】【走遍山东-济南】济南遭差评后砍人逃逸外卖送餐小哥被抓获

  11月20日23时左右,伤人者抓住了!

  11月20日上午11点多,省城洪家楼学府路西首一家米线店内发生了冲突,一名30多岁的外卖送餐员疑嫌商家出餐速度慢与店主发生口角,未取餐离开后又持刀返回,将米线店店主夫妻俩和一名前来拉架的水果店店主砍伤,随后逃离现场。目前,警方已介入,案件的详细情况还在调查当中。

  米线店内起冲突,三人被砍伤

【平安山东(图片+摘要)】【走遍山东-济南】济南遭差评后砍人逃逸外卖送餐小哥被抓获

  下午两点,冲突发生已过去三个小时,但事发店铺门前还是有几名市民在围观,一辆警车刚刚驶离现场。出事的一家米线外卖店,与一家水果店相邻,门口的几滩血迹和散落的外卖包装盒显示,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争斗,而且有人受伤。

  “我们当时就在门口,听到他店里很吵,还以为只是在大声说话,没想到是打架呢。”附近居民表示,他们注意到店内异常时,行凶的外卖骑手已经跑了,而店内传来“哎呦哎呦”的喊声。

  随后,隔壁水果店的店主从米线店走了出来,一只手鲜血直流,他捂着伤口向附近居民求助。“他受伤很严重,一只手的虎口都快被劈开了。”目击市民说,除了水果店店主,米线店店主夫妻俩也受了伤,店主右手被砍伤,而店主妻子的手臂也受了伤。

  大家赶紧叫来救护车将三人送到山大二院救治。

  骑手进厨房催餐,双方发生口角

  说起双方冲突缘由,居民认为是外卖骑手嫌商家出餐慢。“外卖骑手嫌米线店出餐慢,就和店主发生了口角。”据附近一商铺店主称,当时双方发生口角后并没有立即打起来,外卖骑手先是离开了米线店,但半小时后又折返,而他这次回来竟然是带着刀来的。

  “那把刀有这么长,得有20厘米吧,他揣在衣服里。”目击市民王女士比划着说:“他出来的时候把刀子往兜里揣着跑了,我一看现场有很多血。”她认为幸好有水果店店主去拉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附近居民介绍,这家米线店开了有一段时间了,由一对二十七八岁的小夫妻经营,还雇有一名年轻的男店员。虽然店铺面积不大,但好在靠近山大校园,平时外卖订单比较多,生意还不错。“他们夫妻俩脾气还可以吧,就是一忙起来会有点着急,可能就是因为这与外卖骑手发生口角的。”

  下午两点50分,在山大二院手足外科病房,受伤的米线店店主高先生正坐在走廊的病床上,他的右手被厚厚的纱布包扎着,露出的手指上全是血迹。而水果店店主王先生伤势较重,手部被包扎后就一直躺在病床上休息,在家属赶到医院后,他立即被医护人员送往手术室。

  高先生说,上午10点半他接到了某外卖平台的订单,11点左右一名外卖骑手来到店里取餐。“他来到店里后我让他等两三分钟,他说‘等什么,扯淡的吗’。”高先生说,当时这名外卖骑手直接进厨房里来要餐,他觉得厨房要保持卫生,就让这名外卖骑手到外面店里等,并把他推了出去。

  高先生说,他把外卖骑手推出厨房后,外卖骑手比较生气,在店里骂骂咧咧,等了大概一分钟时间,外卖骑手连餐都没有取,就直接离开了。又过了一会儿,饭虽然已经做好了,但他却发现这单外卖被外卖骑手取消了。

  米线店老板称,没超15分钟出餐时间

  “二十多分钟后,他又回来了,拿着一把20多公分长的刀,说要‘一命换一命’之类的话。”高先生说,当时外卖骑手持刀直接冲进了后厨找他,当时店内有他们夫妻俩和一名店员三人,他和店员试图夺刀,但外卖骑手比较壮,他在夺刀时右手虎口被划伤,他妻子右手臂被划伤后,跑到隔壁的水果店喊店主王先生来帮忙拉架,但王先生也在夺刀时手被砍伤。

  就外卖骑手因嫌送餐慢行凶伤人的说法,高先生表示,他店铺所在的外卖平台规定出餐时间是15分钟,只要他们在接单15分钟之内做出来就可以了。而外卖骑手赶到店里时,就算等两三分钟,也完全在规定的时间里,所以他不清楚外卖骑手为何会嫌他出餐速度慢。

  高先生说,砍人的外卖骑手身高1米75左右,挺胖,光头。“平时没见过这个外卖骑手。”高先生表示,据他了解,外卖骑手在冲突中应该也受了伤,但他在离开时直接把行凶的刀带走了。“隔壁的邻居追都没追上。”

  高先生老家在潍坊,夫妻俩开这家米线店已有一年多,今年才刚刚结婚,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觉得很莫名其妙。“我让他出去,他可能觉得受气了吧。”高先生也承认,当时自己接了80多单外卖,手头比较忙,在让外卖骑手出去时说的话不是很客气。

  外卖小哥为何疯狂抢时间?送餐超时半小时这单白干

  有报道显示,送餐员交通事故频发,今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送餐员因交通事故伤亡——

  外卖小哥为何疯狂抢时间?

  最近,外卖小哥交通违法事故频发让大众有些揪心。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预计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交易规模将突破2000亿元。送餐员日益成为一支庞大的就业群体。上海、深圳、南京等地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外卖送餐员交通违法行为高发。除却个别交通守法意识淡薄,到底是谁是什么在催促这一群体玩命抢时间?

  《工人日报》记者通过走访送餐员以及相关专家、律师发现:外卖平台的薪酬和用工制度设计在“催促”这一群体疯狂抢时间。记者同时发现,送餐员这一群体面临多方面的劳动用工风险,亟待政府加强监管并予以规范。

  送餐员:没法不着急

  有关报道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送餐员因交通事故伤亡,南京平均每天发生与外卖送餐员有关的交通事故18起。而在深圳,交警10天就查处送餐员1781宗交通违法行为。

  造成这种局面,送餐员交通守法意识淡薄固然是因素之一,但记者调查发现,企业不合理劳动用工制度,尤其是薪酬制度,也是原因之一。

  首先备受送餐员“吐槽”的是送餐用时。虽然不止一家外卖平台宣布进入智能派单时代,利用大数据进行科学派单,但送餐员们告诉记者,系统更多考虑的是怎么提高送餐效率,却很少考虑到送餐过程中的一些不可控因素比如商家出餐时间、道路交通以及未知突发情况等。

  “只要有一单‘掉了链子’,后面就很难完成,不得不跑快点。”来自黑龙江的付师傅说。9月24日下午5时,手里压着5个单子的他急匆匆地跑在北京交道口一家写字楼楼梯间。按规定,5个单子都必须在半小时内完成。

  送餐员们没法不“赶急”。送餐超时了,不只报酬减少,还可能被客户投诉,再被公司扣钱。像付师傅所在的公司规定,超时15分钟,只能拿到一半的送餐费,超时半小时,这一单白干。

  另一个加速送餐员车轮的动力是送单量。送餐员实行的是“按件计酬、多劳多得”工资制度,必须跑够一定单量才能拿到底薪,按送单量分成一级级阶梯,级别越高,单价越高,还会有相应补贴。比如,在北京送餐的孟师傅所在的公司,当月送餐量达到500单以上时,单价就从之前的1元、2元、4元上升到6元。

  送单量有限制吗?“没有!”

  休息时间有保证吗?“全职要在线至少8小时,不能拒单。但没有加班费。”孟师傅说。

  记者了解到,相当部分的送餐员从上午10点干到晚上10点甚至更晚。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告诉记者,精神状态与交通事故密切相关,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在交通行驶中判断能力将极大下降,甚至造成判断失误,交通事故。

  多劳多得应不应该有法限制?

  近期实施的《外卖配送服务规范》作为唯一的行业规范,只对送餐员服务做出规定,并未对平台、商家、送餐员三方权利义务进行划分。并没有对送餐行业普遍实行的多劳多得薪酬制度以及相关奖惩机制是否合理进行规范。

  上海锦维律师事务所沈振佳律师认为,多劳多得的薪酬设计体系,目的是为了提高劳动者积极性,但部分送餐企业却忽略了保护劳动者的休息与安全。他建议,应该从三个方面来规范和保障送餐员的劳动权益。

  首先,计件工时制的劳动定额问题。劳动定额应当是绝大多数员工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的劳动都能够完成的劳动量。“如果大部分劳动者需要靠超时劳动才能完成劳动定额,或挣得相对体面的收入,说明该劳动定额或计件单价不合理,应予以调整。”沈振佳说。

  其次,工时制度问题。外卖送餐行业实行的是标准工时制,还是综合工时制或不定时工时制?无论适用哪种制度,都应依法保障劳动者休息的权利。

  第三,对劳动者经济处罚问题。我国仅规定对于劳动者给企业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可以向劳动者追偿,原则上不得采取经济处罚,否则有可能会被认定为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

  “制定有关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时,劳动者的声音不应该被忽视。”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指出,《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在制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他建议,外卖送餐业应由工会或者职工代表与企业开展集体协商,订立集体合同,以共同约定的形式建立起完善的劳动保障体系,以维护送餐员合法权益,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之争

  记者了解到,目前送餐员的用工形式有3种:外卖平台自营配送员、代理商配送员和众包配送员。

  平台自营配送员跟平台签约,属于合同用工,一般有“五险一金”。代理商配送员也称为“分包模式”,即平台将配送业务分包给代理商,配送员跟代理商签订劳动合同。众包配送员则是平台通过APP在网上向不特定对象发布任务,由配送员抢单完成。

  一位业内人士说,为了降低用工成本,现在平台越来越多地采用后两种用工方式。记者调查发现,这种用工形式下,送餐员与平台建立的是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目前还存在争议。以情况类似的网约车司机、网约厨师等为例,在司法判例中,法院以从属性作为判断劳动关系的标准,对这类案件依实际情况而定,判定劳动关系的有之,判定劳务关系的也有之。

  苏海南认为,“众包”作为一种非标准、非传统的用工形式,简单套用原先传统的、规范的用工方式下的劳动保障不合实际。他认为,对于这一新兴行业的新的用工方式,要坚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的原则,对其进行积极引导,维护好劳动者的基本权益。

  人社部劳动关系司司长聂生奎在日前的一场论坛上对新业态下的劳动关系发表看法。他表示,新时期,劳动关系的认定还存在着诸多的困难,还有企业利用所谓的新业态挑战劳动法律。“政府现阶段实行包容监管,但包容监管不表明不作为。”

 

 

  • 鲁北片区特勤排开展为期一周的极限训练
  • 青岛:走进汉画像砖博物馆 探寻丝路印记
  • 济南百脉泉:与趵突泉齐名并列 章丘八景之一
  • 沂蒙面塑亮相临沂市首届“非遗”文化博览会
  • 青岛道路交通博物馆:这些老物件你都见过吗?
  • 青岛胜利桥下的隐世美景:漫山遍野黄花开
  • 青岛圣米埃尔教堂:古老建筑一年四季都很美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